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晚年毛主席-心系大众,饱含深情

1976年,毛泽东病重,会见尼克松时苦笑道:“我是为来访者准备的一件陈列品。”在谈到死亡时,他叹道:“一个人负担太重,死是解脱。”

听到这句话,不禁让人泪目、百感交集。尼克松曾说过:毛主席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战士。我们印象中的主席也是那个钢铁般意志,雄伟宽厚,有无穷力量的领袖去,而此时却有些许沧桑悲壮。

自从重病之后,他的精神和心态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一种莫名的孤独感和沧桑感总是环绕在他的思绪中。他开始时常与人谈到生死的问题,包括在与外宾的谈话中。

1975年,他在同来访的金日成会谈时,不无伤感地说:“我今年八十二了,快不行了,靠你们了……上帝请我喝烧酒。”

为什么毛主席晚年病重时,会有这种感情,根本原因是他爱这个国家和人民,他对国家和人民还没有富强起来而忧心,担心自己在有生之年不能再为人民做贡献。

“一个人负担太重,死是解脱”其中饱含着“壮志未酬”的复杂感情。在生命最后的这段时期,毛泽东身边人都注意到,毛泽东容易动感情,好几次老泪纵横。

毛泽东是中国农民的儿子,他的心是始终同广大劳动人民连结在一起的。毛泽东所一心考虑的,是“老百姓的利益”,“工人、农民的利益”,中华民族(现实的“大国”、“穷国”)的利益。

如此大的国家和亿万人民,担心他们过不上好日子,担心他们再次被压迫被奴役,毛主席认为自己有责任去守护他们,毛泽东把这么重的任务压在自己身上,想要在他有限的人生里完成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重大历史使命,这个负担真的是太重太重了。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0311-69104568 19931172802